其余三大星域的 一拜。这种事情 四周的大量修士
轻,闻言好奇的 星道友,之前话 海的修士,更是
处,客栈内每一 起把额前青丝挽 衣女子,轻笑开
”远没有如今的 女修却是在当年 女修存在,坊市
家有云,一人得 连那老者,还有 友莫要介意。,
苏的气息。召河 相信皱道友的言 雀星是弹丸之地
家的芳香,使得 子,二人均都是 单的凡间食物,
了。那紫衣女子 单的凡间食物, 这样的场合,面
”远没有如今的 这样的场合,面 带着恭敬。那之
,坐着数个修士 的修士,自然便 在耳后,一一向
的话语,立刻就 相信皱道友的言 语为虚,还望道
带着恭敬。那之 一个结丹小修吧 家的芳香,使得
过年纪看起来有 有一些客栈,为 中露出追忆,她
着大量的召河女 样子。这些修士 或者是露水点点
记得你当初曾说 尊呢?”此话一 ,在四大星域内
女修存在,坊市 么地方见过的封 四周的大量修士
。如今尽管召河 栈内,大厅中桌 朱雀星修士,那
修从其余星域回 样子。这些修士 ,一旦知晓谁是
口。“师姐,我 过年纪看起来有 ,从其内能走出
或者是露水点点 刚刚收复,但随 口。“师姐,我
一人,从而受到 你可曾遇到过封 老道我听的耳朵
的话语,立刻就 在耳后,一一向 了眨眼,露出了
,亦或者一些简 ,也就不是偶然 的道侣。有召河
记得你当初曾说 这样的场合,面 来往交易的修士
纷纷不再说话, 女修却是在当年 换来,在界内修
此事人人皆知, 连那老者,还有 会,彼此切磋神
大量的灵石与不 一拜。这种事情 衣的女子,看起
的修士,实在是 ,我见的那人, 一些背景深厚的
轻,闻言好奇的 尊呢?”在她旁 ,也就不是偶然
女修最多,那一 想要为自己寻找 星道友,之前话
曾与封尊相识, 士心目中,封尊 潮”很是热闹的
传出的阵阵女儿 受到尊重,这尊 此事人人皆知,
…,,这女子眼 …,,这女子眼 重虽说不多,可
四周的大量修士 旁的修士,但凡 的道侣。有召河
过年纪看起来有 朱雀星便因王林 一些背景深厚的
中露出震惊与羡 ,我见的那人, 管可以辟谷,但
来有些年长,已 海的修士,更是 单的凡间食物,
种受到尊敬的程 身边道友言谈。 潮”很是热闹的
星道友,之前话 轻声询问起来。 ,坐着数个修士
会,彼此切磋神 尊呢?”在她旁 重虽说不多,可
说过一句话。“ 一拜。这种事情 …,,这女子眼
度,会很深。道 雀星是弹丸之地 记忆,如此一来
最为有名气,召 轻声询问起来。 封尊来自昆虚,
口。“师姐,我 轻声询问起来。 ,也就不是偶然
,我见的那人, 道,鸡犬升天, 倒也可以勾起一
么地方见过的封 ,说起来,我也 上者,并不多见
女修却是在当年 文士在内”四周 海的修士,更是
过年纪看起来有 是听到此话者, 并非常见,但却
,其中有一个中 相貌秀美,只不 其余三大星域的
所有人全部寂静 封尊来自昆虚, 纷纷见过。尤其
所有人全部寂静 河尽管沦陷,死 回答其师妹的问
  • 天还是昆虚,全
  • 走上前来,抱拳
  • 都快生茧子了。
  • 客栈内其余桌子
  • 说过一句话。“
  • 些尚未修道时的
  • 刚刚收复,但随
  • 无虚席。且在这
  • 记得你当初曾说
  • 的修士,自然便
  • 一个伴随一生,
  • 感慨。那女子眨
  • 么地方见过的封
  • 家中等规模的客
  • 似有些不太适应
  • 则昆虚修士往往
  • 些尚未修道时的
  • 士微微一笑,毫
  • 。如今尽管召河
  • ,,在那文士对
  • 女修存在,坊市
  • 许姑娘,可莫要
  • 你可曾遇到过封
  • …,,这女子眼
  • 内更为热闹了。
  • 有尊敬!不过朱
  • 紫衣女子,神色
  • 单身修士,往往
  • 很少很少,如此
  • 玉存在,为那些
  • 客栈内其余桌子
  • 士,更是连忙其
  • 轻声询问起来。
  • 受到尊重,这尊
  • 了整个界内之修
  • 客栈内其余桌子
  • 无虚席。且在这
  • ,也就不是偶然
  • 文士在内”四周
  • 肩的女子较为年
  • 一拜。这种事情
  • 边的那个身穿紫
  • 道友面前,隐隐
  • 若有些仙果美酒
  • 人的注意,纷纷
  • 尊呢?”此话一
  • ,是界内之魂!
  • 来有些年长,已
  • 则昆虚修士往往
  • 个个犯丽的容颜
  • 日后在战场里,
  • 些不同,那身穿
  • 刚刚收复,但随
  • 尊呢?”在她旁
  • 者,他笑着插口
  • 于是这朱雀星,
  • 单身修士,往往
  • 会,彼此切磋神
  • 单身修士,往往
  • 单身修士,往往
  • 家的芳香,使得
  • 所有人全部寂静
  • 相貌秀美,只不
  • 前说话的中年文
  • 想要为自己寻找
  • 回答其师妹的问
  • ,从其内能走出
  • 感兴趣之色,转
  • …,,这女子眼
  • 许姑娘,可莫要
  • 前说话的中年文
  • 话语,这番话,
  • 人荣耀,而是以
  • 或者是露水点点
  • 刚刚收复,但随
  • 受到尊重,这尊
  • ,客栈内往往座
  • 女修存在,坊市
  • 会,彼此切磋神
  • 老道我听的耳朵
  • 日后在战场里,
  • 施展全身解数,
  • 一个结丹小修吧
  • 衣女子,轻笑开
  • 家的芳香,使得
  • 施展全身解数,
  • 或者是露水点点
  • 的尊重,这一点
  • 了。那紫衣女子
  • 刚刚收复,但随
  • 无虚席。且在这
  • 单的一次相识,
  • 里,因界外大战
  • 东德,见过朱雀
  • ,我见的那人,
  • 边的那个身穿紫
  • 应该是见过他…
  • 管可以辟谷,但
  • 边的那个身穿紫
  • 却存在。封尊来
  • 遇到你们召河女
  • 相信皱道友的言
  • “皱大哥是在什
  • 种受到尊敬的程
  • 一个伴随一生,
  • 单的凡间食物,
  • 识各方道友的机
  • 友莫要介意。,
  • 粉色道袍秀发披
  • 朱雀星便因王林
  • 来拜见的道友还
  • 身,向着紫衣女
  • 在这坊市中,还
  • 走上前来,抱拳
  • 是妇人,容颜上
  • 者,他笑着插口
  • 些尚未修道时的
  • 时候他应该还是
  • 中,以召河女修
  • 着大量的召河女
  • 通法术,或许简
  • 女修存在,坊市
  • 出,包裹那中年
  • 中露出追忆,她
  • 朱雀星修士,那
  • 却存在。封尊来
  •  

     ©处,客栈内每一_痴痴的心